我最想做好的始终是儿童文学
2013-11-28 11:21:37   来源:解放日报    评论:0 点击:

《我是夏蛋蛋》插图。 (资料)  从17岁发表第一篇童话开始,彭懿已经为孩子们写了38年的书。  这么多年不厌倦,没想过转型?面对提问...

《我是夏蛋蛋》插图。 (资料)

  从17岁发表第一篇童话开始,彭懿已经为孩子们写了38年的书。

  “这么多年不厌倦,没想过转型?”面对提问,彭懿立马反问:“会吗?”

  这位毕业于复旦大学生物系昆虫专业的东北汉子,在圈内有“浪人”之称,不仅因为他有留学日本的经历,还因为他兴趣诸多、触角广泛:摄影、翻译、学术研究……

  “但我最想做好的始终是儿童文学。”这两天连续夺得陈伯吹儿童文学大奖、上海国际童书展“金风车”奖,让彭懿印象最深的礼物不是奖杯,而是一封读者来信。“来信的孩子说他今年大三了,小学一年级读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是我的书,想和我说一声‘谢谢’。我想,这是作家最高的荣誉,也是对写作最高的要求。”

  第25届陈伯吹儿童文学大奖的颁奖词写道:“彭懿为幻想文学的理论引进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的幻想文学的连续写作和出版已成为中国儿童文学的一个 最富个人特征的品种,它们的意义不是在于今天已经轰轰烈烈和达到完美,而是未来中国儿童文学更富想象力的写作,回头望去,显然会有彭懿的那一把很重要的力 气。”彭懿认可这段评语。

  获得陈伯吹儿童文学大奖的 “我是夏壳壳”系列写的是10岁男孩夏壳壳误入幻想世界,遭遇种种困难并一一取胜。在彭懿笔下,夏壳壳和现实世界中的绝大多数孩子一样,普通、渺小、不光彩照人,但这不妨碍他在幻想世界里成为一个小英雄。

  获得“金风车”奖的“我是夏蛋蛋”系列主角“夏蛋蛋”是一个小精怪,他遇到头上套着花袜子才能写作的幻想小说作家、不愿与家人沟通而变成大熊的 丈夫……听彭懿介绍,记者悟到,他笔下的人物其实背负着成人世界的很多沉重秘密与负担。彭懿点头:“幻想小说其实是为孩子们提供目前还无法进入的世界,但 终有一天,他们在现实生活中会遇到种种困难,希望这些在幻想世界中预演的绝境能给他们储备勇气。年少时读书比成年后更投入,更容易与主人公成为一体。所 以,我笔下的少年英雄,其实是孩子们的投影。是他们自己在呐喊,是他们在主宰着书里的那些英雄的灵魂。”

  在儿童文学领域,彭懿是学术型作家。所有著作中,他最看重的不是小说创作,而是以儿童文学推广人和守门人身份撰写的几套导读类专著。面对童书市 场鱼龙混杂,他疾呼应该提高出版门槛,给孩子出好书、选好书。“现在很多年轻妈妈比较注重为学龄前孩子挑选绘本读物,但上小学后,这种阅读往往被功利性学 习所取代,我们的幼儿园和小学老师也很少具备儿童文学方面的修养。所以,这一阶段的‘守门人’尤为重要。”彭懿不否认童书市场 “含金量”高,“现在纯文学小说卖几万册也许都不容易,畅销童书印数可以百万起跳,但对好书的检验标准不应只是销量。”

  彭懿指出,儿童文学领域目前存在“糖葫芦”现象,“一本书乃至几本书的一系列故事,主人公叫一个名字,但每篇故事之间其实毫无关联,就像‘糖葫芦’一般,你可以随意抽掉几颗,也可以任意复制、让这串‘糖葫芦’无休止变长……好的儿童文学不应该这么轻易,满足于给孩子重复的甜味和廉价的快乐。”

  “我想做篝火边那个说故事给孩子听的大人,我的身边围坐着许多孩子,他们紧张中有点害怕但又迫不及待想知道故事的后续,这是我对自己写作的要求:好玩、好看、感人,不是简单地咯吱人或吓唬人。”彭懿说。

相关热词搜索: 最想做 景德镇陶瓷商城

上一篇:《兰亭》宛若 一首娓娓唱来的凄美的江南小曲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景德镇陶瓷网购商城

客户服务
我对"秀宝古玩网"有意见或建议,我想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