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文人篆刻述

2016-08-19 17:02:36   来源:   评论:0 点击: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已成为全国文化艺术的重镇,汇集了一大批文化名人和艺术名流,可谓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正是拥有如此深厚的文...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已成为全国文化艺术的重镇,汇集了一大批文化名人和艺术名流,可谓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正是拥有如此深厚的文化底气和如此多元的艺术资源,海上文人不少也秉承了中国文人的传统雅好和古典遗绪,篆印弄石、分朱布白、操刀镌刻,留下了吉光片羽,为海派艺术又增添了一朵文人治印的奇葩。


  李叔同在篆刻上造诣深厚,系西泠印社早期社员。他的印秀逸儒雅,书卷气浓郁,有“闲云幽岫,舒展绝俗”之评。如“弘一”印取法古玺,清丽俊迈。“文涛长寿”师承汉印,高古朴茂。“叔桐篆隶”胎息邓石如、吴让之,劲健绮丽。他的边款亦有汉造像的风格,构图简洁而生动。李叔同出家前,将自己刻的印埋于孤山西泠印社石壁间,取名“印冢”,为文人治印留下了绝响。经亨颐是一代教育家、诗人、书画家、南社社员。1928年在上海与何香凝、陈树人结成“岁寒三友”社,常雅聚品茗,诗文词曲唱和、书画金石联谊。经亨颐对于碑刻颇有研究,尤喜《三公山碑》、《石门颂》等,因而其治印取法两汉,立意高古,气淳质厚。如“子渊”印古雅舒朗,深得《石门颂》之神韵。“修养”一印线条雄健浑朴,章法和谐生动,运刀遒劲持重,其边款亦有两汉之意。

  夏D尊刻印朴拙劲健,率简自然。如“李息”“哀公”二印即为李叔同所刻,白文凝重,朱文清秀,颇得李叔同的喜爱。才华横溢的郁达夫是著名的诗人、作家,新文学运动的代表人物。由于其是浙江富阳人,受地域文化的影响,喜好浙派印风,师法有度,格调不俗。如“郑振铎印”,章法严谨,刀法稳健,显示了一定的功力和造诣。瞿秋白虽是一代革命家,但他骨子里是书生本色,才子情怀。“得趣书屋”一印意取汉法,雍容雅逸中见气韵生动,刀法娴熟老练而传情达意,整方印弥散出一种难得的才气和文气。

  丰子恺篆刻虽兴趣所至,但上窥秦汉,下效明清,颇有印学格调。“启臣之印”线条坚挺,用刀犀利,有汉将军印之风。“姚江舜五”印文秀逸婀娜,刀法流畅劲健。叶圣陶的篆刻也见笔见刀,古意盎然。“吴兴常e藏书”印布局匀称妥帖、线条疏密自如,刀法遒劲婉约,达到了印家的水准。茅盾先生偶尔也会奏刀治印。“鸿”、“斌”虽为一字印,但亦颇见功力,线条灵动奇崛,用刀刚健挺拔。

相关热词搜索:陶瓷餐具篆刻 文人 

分享到:

上一篇:碑拓为何难热起来
下一篇:最后一页

推荐商品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免责声明  |   服务协议  |   关于我们  |   秀宝古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