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小口双耳尖底瓶的秘密

2012-08-03 09:53: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评论:0 点击:
小口双耳尖底瓶自陕西宝鸡北首岭遗址、陕西华县元君庙...
\
\
\
 
小口双耳尖底瓶

自陕西宝鸡北首岭遗址、陕西华县元君庙遗址和甘肃马家窑遗址出土“仰韶文化小口双耳尖底瓶”以来,关于这种类型陶器用途的探讨一直争议不休。

“小口双耳尖底瓶”

不是生活中的实用器

关于“小口双耳尖底瓶”的名称与功能,概括起来有以下几种认识:(1)“汲水器”或“盛水陶罐”说。如巩启明在2002年出版的《仰韶文化》一书中,认为它是生活中的实用器,汲水时系绳于双耳,使用者不用近至水边,只需站在高处手提系绳,使瓶身保持直立,将瓶缓缓置入水中。在瓶底浸入水面后受水的浮力影响,瓶体会自然倾倒,瓶口接触水面汲水,再将瓶提出水面,汲水完成。持这种观点者目前占主流。(2)“祭器或礼器”说。这种观点以国内考古学泰斗苏秉琦先生为代表。(3)“魂瓶”说。此观点以朱兴国为代表。(4)“攲器”说。持此观点者,以王二湘等为代表。(5)“兼具汲水和储水功用的水器”说。持此观点者以刘云为代表。

笔者认为上述观点均难令人满意:第一,日常实用“汲水器”之说,以笔者的认识水平,这种正常高度在30—40厘米左右的枣核型陶器其内部容量过小,从常识角度去看不能成为日常生活中“汲水”、“储水”的实用器。第二,“祭器或礼器”说也存在一个祭器传承逻辑的否定:若它确属礼法规定的祭器或礼器,为何在出土的瓷器、玉器和青铜器中却不见一个同型器的影子?第三,以“魂瓶”为代表的“葬器”说已被出土发现的“魂瓶”形制及其设计理念所否定。第四,“攲器”说的学者似乎正在接近真相,却反复“科学”论述它的“汲水功能”,又走进了“形而下”的“生活实用器”的岔道。

“小口双耳尖底瓶”本名为“侑卮”

在我国最新修订的《辞源》、《古代汉语词典》及《辞海》中,均有“攲器”词条,同时还有“宥坐器”词条,形成与“攲器”一词的对释。《辞源》“宥坐器”条饮酒时置于坐右,提醒人不要过犹不及。这种解释显然过于狭窄,不仅于历史文献无据,且“攲器”之“空则攲”无解。无论《辞源》、《辞海》还是《古代汉语词典》,均无“侑卮”词条。

关于“攲器”、“宥坐器”的正确名称为“侑卮”,经典文献是有明确记载的。它并不是“形而下”的生活实用器,而是古代发明家将“形而上”之“道”与“形而下”之“器”成功对接和贯通的创造物——“载道之器”。《荀子·宥坐》:“孔子观于鲁桓公之庙,有攲器焉。孔子问于守庙者曰:‘此为何器?’守庙者曰:‘此盖为宥坐之器。’孔子曰:‘吾闻宥坐之器者,虚则攲,中则正,满则覆。’孔子顾谓弟子曰:‘注水焉!’弟子挹水而注之——满而覆,虚而欹。孔子喟然而叹曰:‘吁!恶有满而不覆者哉?’”《韩诗外传》、《孔子家语》对此事亦均有相同记载。

但是,现代人的理解有误——“孔子观于鲁桓公之庙,有欹器焉”中的“欹器”并不是这种器物的本来名称;正确解释应为:孔子在鲁桓公庙中参观,看到一种身体倾斜着的器物。他并不知道这种器物叫什么名字,于是就向守庙者询问。守庙者回答:听说这大概是“宥坐之器”吧!“宥坐之器”这个词孔子在古典中是见过的,于是他就脱口说出了它的特点:器中无水时,器身呈倾侧状;器中注水至正中间,器物正好与地面呈垂直状态;如果将此器中注满水,那它立即头足翻转,来个底朝天。孔子还专门让弟子现场做了实验——此处恰好反证此器就是我们当下所讲的“小口双耳尖底瓶”!但是,守庙者所言“宥坐之器”,实则是这种尖底瓶的俗称,而不是讲它的正名。

其本名,《淮南子·道应训》:“孔子观于桓公之庙,有欹器焉,谓之宥卮。孔子曰:‘善哉!予得见此器。’顾曰:‘弟子取水!’水至,灌之,其中则正,其盈则覆。孔子造然革容曰:‘善哉持盈者乎?’”此处明确指出“有欹器焉,谓之宥卮。”那么,《淮南子》对此器本名的交待是不是凭空捏造的孤证?不是。《文子·守弱》:“是以圣人法天弗为而成,与人同情而易道,故能长久。故三皇五帝,有戒之器,命曰侑卮。其中即正,其盈即覆。夫物盛则衰,日中则移,日满则亏,乐终而悲。”《荀子》、《韩诗外传》等著作中的“宥卮”之“宥”当从《文子》中“侑卮”之“侑”。“宥”实为“侑”之同声异体字。《说文》段玉裁已有详注:“古经多假宥为侑。”“侑”以“劝戒”为核心义;卮:圆器也。而“侑卮”正是“有(侑)戒之器”——“劝戒用器”。因此,“侑卮”当是文物“仰韶文化小口双耳尖底瓶”的历史本名,它的功能则是“宥(佑)坐”。

“侑卮”功能在“劝诫”

笔者认为,这种长度在30—40厘米左右的枣核状陶制双耳尖底瓶,自创造出来之日起,就主要被挂在帝王或君主座位的右侧,注入适量的酒或水,功能是保佑帝王或君主长久稳坐于宝座之上。它巧妙地运用了科学技术中的相关原理:重力原理、平衡原理、容积原理以及系挂等原理,再加上精湛的制陶技术,使这种陶器在悬挂时必然出现“虚”即不灌液体时发生“倾斜”现象、“中”即将液体恰恰注到容器中间部位时器物就“正”即与地面呈90度笔直现象、“满”即将陶器注满液体时必然出现“覆”即头朝地底朝天现象。

这个人造器物注水或酒时“虚则欹,中则正,满则覆”这三种物理现象,启发和劝戒君主看到它产生类比联想:作为政治首长,坐在这个万人之上的宝座上,其行为命运其实是与这件陶器的“注水过程”相差不多的。在重大行政过程中如果大脑中的知识和智慧与所担当的责任相适应——“中”,那么你做出的重大决策就会切合实际——“正”,你在座位上也会坐得正;但假如你腹内空空,对政治原理和行政法规、民情民意等系统知识、信息懵然无知,那么你的行政举措必然会出现“倾斜”,你的座位也会无形中随之倾斜(欹);假如你出现了偏差,又听不进属下的批评和劝谏,很自满,认为知识水平、行政决策全是老子天下第一,那么你的这个座位早晚要“覆”——就像“侑卮”被灌满水一样,迅速翻个头朝地、底朝天。

相关热词搜索:

分享到:

上一篇:斯米克阴跌不止陶瓷业集体过冬
下一篇:定州花瓶瓯颜色天下白

推荐商品
西夏瓷器
价格:68000元
西夏瓷器
价格:0元
乾隆年制青花瓷器
价格:0元
瓷器
价格:0元
景德镇瓷器 水点...
价格:140元
瓷器-20
价格:0元
瓷器
价格:0元
瓷器-6
价格:0元
最新更新
频道本月排行
推荐商品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免责声明  |   服务协议  |   关于我们  |   秀宝古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