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的历史价值

2016-12-29 17:05:04   来源:   评论:0 点击:
自古中国和日本执政当权者将珊瑚缀饰于皇冠及官服、礼服上。在更早的年代里,从古籍中记述的典帮,人骚客吟咏的诗句中也可以看出珊瑚的悠...
       自古中国和日本执政当权者将珊瑚缀饰于皇冠及官服、礼服上。在更早的年代里,从古籍中记述的典帮,人骚客吟咏的诗句中也可以看出珊瑚的悠久历史及应用价值。宋《太平御览》卷八0七引班固《汉武故事》云:“武帝起神堂前庭,植玉树,茸珊瑚为枝。”文中还记述,琥帝以珊瑚玉树盆景供奉在神堂之中;又在清代《国朝宫史》卷十八中记载,乾隆二十六年皇太后七十圣诞,巷敬的贡品中就有“玉树珊瑚栀子南天竺”一盆,在故宫博物院的藏品中,也有一“珊瑚魁星点独壮举占鳖头盆景”,雕刻的珊瑚魁星,手执蘩丝点翠镶珍珠之北斗星座,站立在以翡翠琢成的鳖龙头上,组成魁星戏斗的画面,意寓应试高中,独占鳖头。这种以玉与珊瑚给装成盆景的艺术表现形式比较独特、别致。清《日本国志》卷四十中记称,我们邻国的日本人也好以枝柯扶疏的珊瑚枝为盆供。
    至于直接将珊瑚枝插在瓶中陈设的方式,在古画中时有所见。南朝《世说新语》“汰侈”中记述一则晋人石崇与王恺的故事:文云二人以奢靡相尚,武帝助恺,崇取铁如意击之,珊瑚树应手而碎。崇命左右另取珊瑚树六七枚,高三四尺,条干绝世,光彩溢目。清人一钱銮永诗云:“石家击出独称高,七尺玲珑映绮寮,不识琼枝来海底,却疑火树灿元宵。”将珊瑚树喻称为火树,早在晋《西京杂记》一卷是记称:西汉时南越王赵佗曾献珊瑚树,号称烽火树。而在《天水冰山录》中记载,明末严嵩的家产中,就有珊瑚树六十多株;又钱驴香“嘉庆和申档案中”记载,在和申家产的清册中,也有珊瑚树十棵,高达三尺八寸。故知古来富豪之家,多收藏有珊瑚树作为陈设装饰,并视之为财富。
    古来珊瑚材质的用器也屡见不鲜,《太平御览》引《汉武帝内传》曰:武帝将五真图灵光经等“奉以黄金之箱,封以白玉之函,以珊瑚为轴……”。《西京杂记》卷一中称,赵飞燕为 后时,其女弟在昭阳殿贺之以珍贵 礼物,其中有珊瑚王块一块。唐代诗人罗隐《咏史诗》云:“徐陵笔砚珊瑚架,赵盛宾朋玳瑁簪”;又有唐彦廉吟《葡萄诗云》:“石家美人金谷游,罗帏翠幕珊瑚钩”。宋《玉海》朝项条中记载:“乾隆二年十二月,来自甘州的贡品中有珊瑚玉带。”古代,珊瑚应是制造穿戴饰物不可缺少的材料。尤其是蒙古、新疆、西藏一带同胞的饰物,无不以珊瑚和绿松石、青金石为之。在清代,珊瑚更是应用得非常广泛,服饰制度中规定很多饰物一定要以珊瑚代之。例如皇帝在行朝日礼仪中,经系嵌带版的朝带、戴珊瑚朝珠。皇太后、皇后在非常隆重的场台要穿朝服时,必须要戴三串朝珠,其左右两串为珊表;而皇贵妃、皇太子妃、贵妃以及妃等,除了中央一串为琥珀与太后的东珠有所区别外,别两串也是以珊瑚为质材。嫔及贝勒夫人、辅国夫人等,戴在中间的一串朝珠,一定要是珊瑚制成的。前文曾述及嘉庆朝时和申的家产,其中除了有珊瑚树外,还有珊瑚数珠三百七十三盘、珊瑚帽项二百三十六个之多。清代文武二品大臣及辅国将军等朝服、吉服冠上,都要用珊瑚冠顶。此外当皇太后及命妇穿朝服时,颈项间要佩饰有领约,也是以镶嵌的珊瑚和东珠数目的多寡,区别品秩的高低。可见清廷服饰制度中所需珊瑚量是非常庞大的。尤其在清代,皇家对珊瑚佩饰方面有着极为严格的律法和规定:官位高居二品官以上者,才有资格佩饰珊瑚饰品。
    至于制度以外的饰物,印象如簪、步摇、钮子、戒子、手镯、挑牌、斋戒牌、耳饰、如意以及数珠手串等,都少不了以珊瑚制成,或镶饰珊瑚。其中珊瑚手镯,则是将一段段弧形的珊瑚,精确地榫接起来,再施以彩蜡填补、琢磨、抛光而成。而珊瑚如意则需要较大枝柯的珊瑚原材料来雕琢。我国清宫中,道光十五年十一月奕纪等奉旨清查圆明园库存物件,珊瑚如意有十四柄。
    珊瑚在古代除了以上种种的用途之外,还可作药材使用,《本草纲目》卷八‘珊瑚’云:“气味甘平无毒,主治去目中医,消宿血,为末吹鼻止鼻衄,明目镇心,止惊痫,点眼去飞丝发明,小儿医”。据医学妇科专家提供资料证明:珊瑚能防治许多妇科慢性病,尤其妇女不孕症。  

相关热词搜索:陶瓷餐具珊瑚 价值 历史 

分享到:

上一篇:天然红珊瑚的颜色种类
下一篇:最后一页

推荐商品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免责声明  |   服务协议  |   关于我们  |   秀宝古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