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官窑的演变进化的历史进程

2015-01-05 10:53:51   来源:中国文物网   评论:0 点击:
官窑,是由官方营建或主持烧造的瓷窑。官窑瓷器专供皇宫使用,只求质量,不计成本,代表着当时瓷业的最高水平。浙江越窑曾为唐代宫廷烧造...

\

      官窑,是由官方营建或主持烧造的瓷窑。官窑瓷器专供皇宫使用,只求质量,不计成本,代表着当时瓷业的最高水平。浙江越窑曾为唐代宫廷烧造秘色瓷,成为中国最早的官窑。北宋大观、政和年间在汴京设置官窑,史称北宋官窑,也是中国较早的官窑。从1278年元世祖忽必烈建立浮梁瓷局开始,到1911年清朝结束,元、明、清三代皇家瓷厂都设置在景德镇,成为世界上维系时间最长的官窑。景德镇官窑集中了历代最优秀的工匠和最优质的原料,烧造出当时世界最高水平的瓷器。据文献记载,每百件成瓷仅有四件能入宫使用,而绝大多数瓷器次品、试制品和贡余品都必须被集中砸碎后埋藏官窑范围之内,以禁绝流入民间。

      随着清王朝的覆灭,绵延数千年的官窑制度也告终止。但民国时期的一些统治者为了给自己或统治集团装点门面,也曾指定专人,设计专门样式,特意制作过成批的专用瓷器,其质量和水平并不亚于封建时代的官窑瓷器,完全可以称之为“现代官窑”、民国“御瓷”。

      从现存实物看,民国早期好几位最高统治者,如大总统袁世凯、徐世昌、曹锟等,都特制过专用瓷器。

      在多种民国官窑中,袁世凯特制的“洪宪瓷”是最有名的。“洪宪”是袁世凯复辟帝制所用年号。他效仿以往的皇帝,命令景德镇烧制精瓷,以备御用。为此,他从故宫[微博]中选择出雍正、乾隆、嘉庆等各朝瓷器精品做样本,命郭葆昌筹办洪宪御窑,还想重建御窑厂。一种说法是,原定要生产四万件瓷器,但因时间等原因结果只完成了六千件。这批瓷器除增加一些新的造型外,基本沿用传统制作工艺,但彩绘比清代瓷器更胜一筹。为袁世凯特制的“居仁堂制”款的粉彩瓷器,都具有清代宫廷用瓷的风格。袁世凯灭亡后,主事者为了收回本钱,将未烧成的“洪宪瓷”底款改写为清代雍正、乾隆等不同年款,因此这批“洪宪瓷”中有些造型、工艺虽然完全一样,但却有雍正、乾隆等不同的底款。

      后来有人将一批“洪宪瓷”转往香港,香港著名文物鉴藏家杨铨先生便将这批共六百余件的“洪宪瓷”悉数购得。1959年国庆十周年前夕,杨铨把家藏的5542件珍贵文物全部无偿捐献给广州市人民政府,其中3390件古陶瓷、铜器、玉器、竹雕、木雕由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微博]收藏,这里面就有那六百余件“洪宪瓷”。

      专为袁世凯烧制“洪宪瓷”的郭葆昌致富以后,个人收藏了大量的古瓷,成为民国时期著名的陶瓷专家。他将家中所藏瓷器编成图谱,名为《觯斋瓷乘》(郭葆昌别号觯斋主人),共20册。此外还著有《瓷器概说》、《项子京历代名瓷谱识》等有关陶瓷的著作。 郭葆昌病故后,所藏瓷器为其子女所有。著名文物专家王世襄先生怕这批珍贵瓷器有可能散失,于是找到郭葆昌的子女。此时郭葆昌留下来的瓷器已被子女分成几股,但并未出售,完好无缺,如果公家收购,求之不得。王世襄为收购这批文物,通过关系见到当时大权在握的宋子文。几经周折,宋子文同意付给郭家十万美金,以“捐献”的名义,将这批瓷器收购。王世襄先生与周士庄先生一起对照《觯斋瓷乘》的照片及注明的尺寸,逐箱逐件地清点后装回原箱,加贴上故宫博物院的封条。

      当代民间藏有一个粉彩碧桃胆瓶,为袁世凯“洪宪”年间制作。据说,由于当时瓷工对袁世凯称帝不满,就利用胆瓶造型及画面的谐音寓意袁世凯“胆小”,而瓶体化“碧桃”则寓意“必逃”,即“洪宪必亡”。因此,这件瓷器既有雍正粉彩的精湛华美,更是历史事件的重要见证,很有收藏价值。

      清末,江西鄱阳办起了一个“云林画室”,造就了一批绘画人才。如黎竹庵,在该室习艺多年,后来成为有名的画师,他所画的瓷板画,人争购之。黎竹庵之子黎勉亭也工书画,后来成为景德镇刻瓷名家。他创出一种刻瓷的特技,即用钢针、钢刀、钢锥、钻石等在瓷板上雕刻山水、花卉、人物等,所雕部分,敷以颜色,经久不褪。民国初期,饶州统税局局长缪某,请黎勉亭刻袁世凯像献上。袁世凯大喜,当即令人电召黎勉亭入京,授以工商部主事职,并令其雕刻世界各国元首像,分赠各国元首。黎勉亭所雕瓷板像,阴阳向背,层次丰富,与照片无异,博得国际上的赞誉。1915年,袁世凯令黎勉亭为英王乔治五世刻像,黎勉亭花了足足半年时间才将瓷像刻成。该像刻得形态逼真,受到好评。黎勉亭的这些刻瓷作品,应该算做袁世凯特制瓷的一部分。

      “静远堂制”款瓷器为北洋时期大总统徐世昌的专用品,包括瓶、碗、杯、壶等,均模仿雍正粉彩精细的艺术风格。但也有一种观点,不认为“静远堂制”款瓷器为徐世昌所定制。其证据是,郭葆昌不仅烧制和收藏瓷器,而且收藏古代的法书名画,乾隆皇帝收藏的三件书法稀世珍品(即三希堂法帖)中的两件,即王献之的《中秋帖》、王珣的《伯远帖》就曾落在他的手里。郭葆昌印过一本他的藏画名录《觯斋书画录》,是请徐世昌作的序。序曰:“觯斋精鉴别古今名人书画,虽然收藏未富,而考订皆精确。其于宋元以来制瓷,考证尤精慎。其督九江关时,仿造康、乾年间器皿,几可乱真。余曩在京师,见所制有‘静远堂’款识者,亦为当时所准许。近百年来,考办瓷者,世无其匹。”这说明“静远堂”瓷器也是郭葆昌所制,而不是徐世昌定制,徐世昌只是在北京见到过这种瓷器。

      “延庆楼制”款瓷器为北洋时期大总统曹锟的专用品。延庆楼是北京中南海的一座楼名。此款瓷器多为大瓶。故宫博物院现藏有“延庆楼制”款瓷器。2004年,在广州西关古玩城的一家店铺里,陈列着一个大缸,店主说它是旧时的“冰箱”,是曹锟用过的,上面还刻着“延庆楼制”四个字。

相关热词搜索:陶瓷餐具 景德镇茶具 官窑   景德镇瓷器

分享到:

上一篇:冒名顶替,沾亲带故的招数使真品牌陶瓷卫浴其名受损
下一篇:最后一页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免责声明  |   服务协议  |   关于我们  |   秀宝古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