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漆器中的雕漆:剔黑,剔红,剔犀,剔彩 - 铜器 - -中国古玩网-秀宝网

中国漆器中的雕漆:剔黑,剔红,剔犀,剔彩

2004-11-30 00:00:00   来源:中国古玩网   评论:0 点击:
  宋代漆器工艺发展的另一个突出成就是雕漆的兴起。据文献记载,唐代已有雕漆,遗-感的是至今并未见到唐代的雕漆实物。宋代雕漆是迄今所见到的最早的雕漆作品。历代文人对宋代的雕漆著录颇多,极尽推崇与赞誉。雕漆的制作方法是,在已做好的木胎或金银胎上层层髹漆,待达到一定的厚度时,再按所需图案雕刻出花纹,其纹饰具有层次分明、主题突出的浮雕效果。因其所雕漆色不同,雕漆又分为剔红、剔黄、剔黑、剔彩、剔犀等若干品种

  宋代漆器工艺发展的另一个突出成就是雕漆的兴起。据文献记载,唐代已有雕漆,遗-感的是至今并未见到唐代的雕漆实物。宋代雕漆是迄今所见到的最早的雕漆作品。历代文人对宋代的雕漆著录颇多,极尽推崇与赞誉。雕漆的制作方法是,在已做好的木胎或金银胎上层层髹漆,待达到一定的厚度时,再按所需图案雕刻出花纹,其纹饰具有层次分明、主题突出的浮雕效果。因其所雕漆色不同,雕漆又分为剔红、剔黄、剔黑、剔彩、剔犀等若干品种。宋代雕漆只有剔黑、剔犀两个品种。

  剔黑  

  剔黑,即用黑漆堆积,然后剔刻花纹的做法,又称雕黑漆。分为纯黑剔黑,朱地剔黑,朱锦地剔黑,黄地剔黑,黄锦地剔黑,绿地剔黑,绿锦地剔黑等多种。

  目前在中国尚未发现宋代剔黑漆器,但日本文化厅收藏有宋代剔黑婴戏图盘。盘内外髹黑漆,盘内雕楼阁3重,刻画的是中秋之夜的景色。盘内外壁雕有各种花卉。此盘髹漆较薄,花纹雕刻不深,全盘高低一致,尚有唐代雕漆有如印板的遗意,其风格和元代雕漆不同,而与宋代醉翁亭雕漆盘相似。因此,剔黑婴戏图盘至晚也应是一件南宋时期的制品。

  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剔黑漆器中,以朱地的和朱锦地的为最多,其次是黄地的、黄锦地的和纯黑地的,绿地的和绿锦地的极少见。其中纯黑器,北京故宫博物院有乾隆款的大碗,直径逾尺,口刻蕉叶纹。在斜方锦地上刻由绦环构成的花纹四组,各组之间刻云纹及莲花各一朵。由于碗的尺寸大,花纹显得疏朗,比一般乾隆时剔黑趣味纯朴。传世的剔黑漆器数量有限,它不是雕漆中的主流,其时代风格与剔红漆器是相同的,在鉴别其时代早晚时,可以剔红漆器的雕刻刀法,风格为断代依据。

  剔红  

  剔红在北京通称雕漆(含义比剔红更广,剔黄、剔黑、剔彩等也都包括在内),即用笼罩调银朱,在漆器眙骨上层层积累,到一个相当厚度,然后用刀雕刻出花纹的做法。从剔红花纹刀口的断面,有时可以看出施漆的道数,但不容易数得精确。明清时期,剔红有肉薄道数较少的,也有多到五六十道乃至百道以上的。另一方而每道漆层的厚薄,各器也有出入,因而古代剔红实物,厚薄很不一致。明代雕漆,尤其是明早期的雕漆,花纹尚肥腴饱满,漆层薄了是刻不出来的。漆层厚,费工又费料,速成求售的制品是不可能这样做的。剔红漆色有深红近于紫色的,有正红的,有色浅而略呈黄色的,自以颜色纯正、光泽明亮者为上。至于刀工的精粗优劣,出入就更大了。

  剔犀  

  剔犀俗称“枣儿犀”,北京、山西又称其为“云雕”,日本则称之为“屈轮”。剔犀漆器在宋、金时期已经发展到比较成熟的阶段。明代黄成、杨明对剔犀工艺的特点、制作方法、常用纹饰以及优劣的鉴别,提出了精辟的论述。剔犀漆器是用两色或二色漆,一般情况下都是两种色漆,在胎骨上先用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积成一个厚度,再换另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有规律地使两种色层达到一定厚度,然后用刀雕刻出回纹、云钩、剑环、卷草等不同的图案,在刀口的断面显露出不同颜色的漆层,灿然成纹,取得比纯色雕漆更富于变化的装饰效果。剔犀虽属雕漆范围,但是不雕山水、人物、花鸟、虫鱼,而是以雕刻线条简练、流畅、大方的“云纹”为主。

  剔彩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犀俗称“枣儿犀”,北京、山西又称其为“云雕”,日本则称之为“屈轮”。剔犀漆器在宋、金时期已经发展到比较成熟的阶段。明代黄成、杨明对剔犀工艺的特点、制作方法、常用纹饰以及优劣的鉴别,提出了精辟的论述。剔犀漆器是用两色或二色漆,一般情况下都是两种色漆,在胎骨上先用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积成一个厚度,再换另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有规律地使两种色层达到一定厚度,然后用刀雕刻出回纹、云钩、剑环、卷草等不同的图案,在刀口的断面显露出不同颜色的漆层,灿然成纹,取得比纯色雕漆更富于变化的装饰效果。剔犀虽属雕漆范围,但是不雕山水、人物、花鸟、虫鱼,而是以雕刻线条简练、流畅、大方的“云纹”为主。

  剔彩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红在北京通称雕漆(含义比剔红更广,剔黄、剔黑、剔彩等也都包括在内),即用笼罩调银朱,在漆器眙骨上层层积累,到一个相当厚度,然后用刀雕刻出花纹的做法。从剔红花纹刀口的断面,有时可以看出施漆的道数,但不容易数得精确。明清时期,剔红有肉薄道数较少的,也有多到五六十道乃至百道以上的。另一方而每道漆层的厚薄,各器也有出入,因而古代剔红实物,厚薄很不一致。明代雕漆,尤其是明早期的雕漆,花纹尚肥腴饱满,漆层薄了是刻不出来的。漆层厚,费工又费料,速成求售的制品是不可能这样做的。剔红漆色有深红近于紫色的,有正红的,有色浅而略呈黄色的,自以颜色纯正、光泽明亮者为上。至于刀工的精粗优劣,出入就更大了。

  剔犀  

  剔犀俗称“枣儿犀”,北京、山西又称其为“云雕”,日本则称之为“屈轮”。剔犀漆器在宋、金时期已经发展到比较成熟的阶段。明代黄成、杨明对剔犀工艺的特点、制作方法、常用纹饰以及优劣的鉴别,提出了精辟的论述。剔犀漆器是用两色或二色漆,一般情况下都是两种色漆,在胎骨上先用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积成一个厚度,再换另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有规律地使两种色层达到一定厚度,然后用刀雕刻出回纹、云钩、剑环、卷草等不同的图案,在刀口的断面显露出不同颜色的漆层,灿然成纹,取得比纯色雕漆更富于变化的装饰效果。剔犀虽属雕漆范围,但是不雕山水、人物、花鸟、虫鱼,而是以雕刻线条简练、流畅、大方的“云纹”为主。

  剔彩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犀俗称“枣儿犀”,北京、山西又称其为“云雕”,日本则称之为“屈轮”。剔犀漆器在宋、金时期已经发展到比较成熟的阶段。明代黄成、杨明对剔犀工艺的特点、制作方法、常用纹饰以及优劣的鉴别,提出了精辟的论述。剔犀漆器是用两色或二色漆,一般情况下都是两种色漆,在胎骨上先用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积成一个厚度,再换另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有规律地使两种色层达到一定厚度,然后用刀雕刻出回纹、云钩、剑环、卷草等不同的图案,在刀口的断面显露出不同颜色的漆层,灿然成纹,取得比纯色雕漆更富于变化的装饰效果。剔犀虽属雕漆范围,但是不雕山水、人物、花鸟、虫鱼,而是以雕刻线条简练、流畅、大方的“云纹”为主。

  剔彩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黑,即用黑漆堆积,然后剔刻花纹的做法,又称雕黑漆。分为纯黑剔黑,朱地剔黑,朱锦地剔黑,黄地剔黑,黄锦地剔黑,绿地剔黑,绿锦地剔黑等多种。

  目前在中国尚未发现宋代剔黑漆器,但日本文化厅收藏有宋代剔黑婴戏图盘。盘内外髹黑漆,盘内雕楼阁3重,刻画的是中秋之夜的景色。盘内外壁雕有各种花卉。此盘髹漆较薄,花纹雕刻不深,全盘高低一致,尚有唐代雕漆有如印板的遗意,其风格和元代雕漆不同,而与宋代醉翁亭雕漆盘相似。因此,剔黑婴戏图盘至晚也应是一件南宋时期的制品。

  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剔黑漆器中,以朱地的和朱锦地的为最多,其次是黄地的、黄锦地的和纯黑地的,绿地的和绿锦地的极少见。其中纯黑器,北京故宫博物院有乾隆款的大碗,直径逾尺,口刻蕉叶纹。在斜方锦地上刻由绦环构成的花纹四组,各组之间刻云纹及莲花各一朵。由于碗的尺寸大,花纹显得疏朗,比一般乾隆时剔黑趣味纯朴。传世的剔黑漆器数量有限,它不是雕漆中的主流,其时代风格与剔红漆器是相同的,在鉴别其时代早晚时,可以剔红漆器的雕刻刀法,风格为断代依据。

  剔红  

  剔红在北京通称雕漆(含义比剔红更广,剔黄、剔黑、剔彩等也都包括在内),即用笼罩调银朱,在漆器眙骨上层层积累,到一个相当厚度,然后用刀雕刻出花纹的做法。从剔红花纹刀口的断面,有时可以看出施漆的道数,但不容易数得精确。明清时期,剔红有肉薄道数较少的,也有多到五六十道乃至百道以上的。另一方而每道漆层的厚薄,各器也有出入,因而古代剔红实物,厚薄很不一致。明代雕漆,尤其是明早期的雕漆,花纹尚肥腴饱满,漆层薄了是刻不出来的。漆层厚,费工又费料,速成求售的制品是不可能这样做的。剔红漆色有深红近于紫色的,有正红的,有色浅而略呈黄色的,自以颜色纯正、光泽明亮者为上。至于刀工的精粗优劣,出入就更大了。

  剔犀  

  剔犀俗称“枣儿犀”,北京、山西又称其为“云雕”,日本则称之为“屈轮”。剔犀漆器在宋、金时期已经发展到比较成熟的阶段。明代黄成、杨明对剔犀工艺的特点、制作方法、常用纹饰以及优劣的鉴别,提出了精辟的论述。剔犀漆器是用两色或二色漆,一般情况下都是两种色漆,在胎骨上先用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积成一个厚度,再换另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有规律地使两种色层达到一定厚度,然后用刀雕刻出回纹、云钩、剑环、卷草等不同的图案,在刀口的断面显露出不同颜色的漆层,灿然成纹,取得比纯色雕漆更富于变化的装饰效果。剔犀虽属雕漆范围,但是不雕山水、人物、花鸟、虫鱼,而是以雕刻线条简练、流畅、大方的“云纹”为主。

  剔彩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犀俗称“枣儿犀”,北京、山西又称其为“云雕”,日本则称之为“屈轮”。剔犀漆器在宋、金时期已经发展到比较成熟的阶段。明代黄成、杨明对剔犀工艺的特点、制作方法、常用纹饰以及优劣的鉴别,提出了精辟的论述。剔犀漆器是用两色或二色漆,一般情况下都是两种色漆,在胎骨上先用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积成一个厚度,再换另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有规律地使两种色层达到一定厚度,然后用刀雕刻出回纹、云钩、剑环、卷草等不同的图案,在刀口的断面显露出不同颜色的漆层,灿然成纹,取得比纯色雕漆更富于变化的装饰效果。剔犀虽属雕漆范围,但是不雕山水、人物、花鸟、虫鱼,而是以雕刻线条简练、流畅、大方的“云纹”为主。

  剔彩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红在北京通称雕漆(含义比剔红更广,剔黄、剔黑、剔彩等也都包括在内),即用笼罩调银朱,在漆器眙骨上层层积累,到一个相当厚度,然后用刀雕刻出花纹的做法。从剔红花纹刀口的断面,有时可以看出施漆的道数,但不容易数得精确。明清时期,剔红有肉薄道数较少的,也有多到五六十道乃至百道以上的。另一方而每道漆层的厚薄,各器也有出入,因而古代剔红实物,厚薄很不一致。明代雕漆,尤其是明早期的雕漆,花纹尚肥腴饱满,漆层薄了是刻不出来的。漆层厚,费工又费料,速成求售的制品是不可能这样做的。剔红漆色有深红近于紫色的,有正红的,有色浅而略呈黄色的,自以颜色纯正、光泽明亮者为上。至于刀工的精粗优劣,出入就更大了。

  剔犀  

  剔犀俗称“枣儿犀”,北京、山西又称其为“云雕”,日本则称之为“屈轮”。剔犀漆器在宋、金时期已经发展到比较成熟的阶段。明代黄成、杨明对剔犀工艺的特点、制作方法、常用纹饰以及优劣的鉴别,提出了精辟的论述。剔犀漆器是用两色或二色漆,一般情况下都是两种色漆,在胎骨上先用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积成一个厚度,再换另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有规律地使两种色层达到一定厚度,然后用刀雕刻出回纹、云钩、剑环、卷草等不同的图案,在刀口的断面显露出不同颜色的漆层,灿然成纹,取得比纯色雕漆更富于变化的装饰效果。剔犀虽属雕漆范围,但是不雕山水、人物、花鸟、虫鱼,而是以雕刻线条简练、流畅、大方的“云纹”为主。

  剔彩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犀俗称“枣儿犀”,北京、山西又称其为“云雕”,日本则称之为“屈轮”。剔犀漆器在宋、金时期已经发展到比较成熟的阶段。明代黄成、杨明对剔犀工艺的特点、制作方法、常用纹饰以及优劣的鉴别,提出了精辟的论述。剔犀漆器是用两色或二色漆,一般情况下都是两种色漆,在胎骨上先用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积成一个厚度,再换另一种颜色漆刷若干道,有规律地使两种色层达到一定厚度,然后用刀雕刻出回纹、云钩、剑环、卷草等不同的图案,在刀口的断面显露出不同颜色的漆层,灿然成纹,取得比纯色雕漆更富于变化的装饰效果。剔犀虽属雕漆范围,但是不雕山水、人物、花鸟、虫鱼,而是以雕刻线条简练、流畅、大方的“云纹”为主。

  剔彩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剔彩是雕漆的一个品种。剔彩漆器就是在漆器的制作过程中,用不同颜色的漆,分层漆上去,每层若干道,使各色都有一个相当的厚度,然后用刀雕刻花纹。剔彩的漆色一般有红、黄、绿、紫、黑等色,需要表现某种色漆时,便剔去在它以上的漆层,使之显露出来,并在它的上面刻花纹,最终使一器之上显露出各个漆层的颜色,达到五彩斑斓的效果。所谓红花、绿叶、紫枝、黄果、彩云、黑石等,就是用这种方法刻出来的。

  明代宣德漆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成功地制作了剔彩漆器,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剔彩漆器便是宣德剔彩檎双鹂大捧盒。剔彩自宣德时期出现以后,到了嘉靖时期才又大规模地出现,传世品较多。嘉靖剔彩主要以红、黄、绿三色更迭,每色都有相当的漆层。器物表面呈现出红、绿两种颜色,一般是表现红花、绿叶;若双龙则以红、黄、绿区分,以红色漆为龙鳍,以黄色漆为龙身,以绿色漆为龙发,似剪影式的效果;若凤纹则以红、黄、绿三色来表现其飞翅及长尾,颜色的变幻,似美丽的羽毛,多姿多彩。嘉靖时的剔彩与宣德剔彩有所不同,宣德剔彩的效果是磨显出来的,而嘉靖剔彩则是分层取色。万历剔彩基本上保持了嘉靖时期的这种风格。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漆器中的雕漆:剔黑 剔红 剔犀 剔彩 

分享到:

上一篇:扬州磨漆画、漆砂简介:扬州磨漆画是80年代发展起来的漆器新产品
下一篇:镶金嵌玉话漆器:漆之使用,远在新石器时代

推荐商品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免责声明  |   服务协议  |   关于我们  |   秀宝古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