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在宿舍 工作直至退休 张淑芝的74年 - 传记 - -中国古玩网-秀宝网

出生在宿舍 工作直至退休 张淑芝的74年

2013-01-08 14:36:06   来源: 沈阳网   评论:0 点击:
...

\

  张淑芝(前排中)与同事在供销科材料库

\

  张淑芝杨蔚福夫妇金婚留念

\

  张杨老两口与儿子、儿媳在老房子

\

  张淑芝与沈阳晚报记者

\

  两代人都在纺织厂,一辈子都住在这片

  家族小引

  籍贯:天津

  来沈时间:80多年

  一百多年前,东北人用的还是手工织的粗布、土布。东北开埠后,“洋布”使用已经从士绅、官商人家流入民间。1919年,张作霖听从奉天省代省长王永江的建议,在省城奉天订购美国纺机、招募工匠筹设奉天纺纱厂。1930年5月,工厂工人的数量已发展到1862人。当时有大量工匠、学徒从外省赶到奉天纺纱厂求职,张淑芝的父亲张汉起就在其中。如果说张汉起算是“空降”的纺纱厂员工,张淑芝则是地道的老纺纱厂人,她出生在纺纱厂宿舍,在工厂子弟小学读过书,毕业后一直在厂里工作直至退休。现在,这位74岁的老人仍然居住在厂子旧址附近。

  沿着铁道捡煤核

  奉天纺纱厂仅车间厂房就有600多间,厂区内不光有职工宿舍,还有家眷宿舍、职工俱乐部等配置。1939年,张淑芝出生在纺纱厂的职工宿舍里,由于母亲去世早,全靠父亲一人将她和哥哥带大。张淑芝说,每天早上父亲会将一天的饭做好,带上饭盒出门,很晚才能回家。小淑芝每天吃父亲早上留下的凉饭,长大了些,她也学着自己烧火热饭,可是家中锅灶无人打理,经常返潮。张淑芝小时候正值日伪时期,在日本人的剥削和虐待下,工人过得非常艰难。“那个时候工厂好像没有休息日,父亲每天都上班,只有春节时候才能休息几天。”

  张汉起是纺纱厂的修理工,“我父亲可是修机器的好手,只要听听纺纱机转动的声音,就知道毛病出在哪。”纺纱车间棉絮很多,早年又没有很好的防护措施,常年呆在车间工作的张汉起就患上了咳嗽的毛病。“一着凉就大咳,有时候半夜起来也要咳一遍。我家离车间才几分钟路程,父亲也走得大喘,上不来气。”

  奉天纺纱厂离皇姑屯火车站、满铁南满铁路奉天站(现沈阳站)只有一两里路的距离,因为家里穷,张淑芝上学读书晚,有一段时间她每日必做的功课就是到铁道边捡拾煤核。“就带一个煤油筒子和一把铁丝窝成的小耙子,火车头卸完渣一开走,一群孩子便蜂拥而上,抢着捡拾发烫的煤核。”张淑芝说,那时候有好多孩子等在铁路旁,有时为了抢煤核,还会打起架来,被滚烫的煤核烫伤的状况也经常发生。张淑芝还不忘得意地说,当时我们家烧的煤好多都是我捡回来的。运气好的孩子,还能捡到碎铁块,攒多了还能卖钱。

  张淑芝8岁时,哥哥娶了亲,之前她和爸爸哥哥并排睡的大炕成了哥哥的新房。父亲的工友帮忙在她家十几平方米的屋子外侧搭出来的“拐把子”成了她和父亲的栖居之所。没多久,哥哥嫂子调到抚顺,父亲也带着张淑芝搬家了。这时候,张淑芝才知道,这个十几平方米的平房是远方亲戚便宜租给她家的,现在哥哥嫂子搬走了,她和父亲也没必要再住在这样“奢侈”的房子内了。“我们搬到了父亲的工友家,一个屋子内摆两张床,他们夫妻睡一张,我和父亲睡一张,晚上睡觉时就拉一个帘子。”

  花纸装饰的新房

  张淑芝记得,工厂内设有员工俱乐部,一到节日里,工厂就组织员工和家属到俱乐部里观看演出。“建国的时候最热闹,俱乐部里演了好几天的节目,父亲上班回来还给我带了小红旗,院子里的孩子就都举着小红旗上街玩。”

  张淑芝13岁才上小学,而那时班里的孩子大多七八岁大,张淑芝与他们也玩不到一块,对学习也不上心,她总觉得在学校里呆着,还不如到铁道边捡煤核有乐趣。班主任邓老师知道张淑芝没有母亲,在家吃不上热乎饭,就经常领着她到校门口吃豆浆,有时候还拉她到家里做客,在邓老师耐心的劝说和帮助下,张淑芝的成绩从班里的40多名一跃成为前5名。

  后来,家里来了继母,张家有了分房资格,很快父亲分到一间职工宿舍,张淑芝也由原先的塔湾小学转学到沈阳纺织厂子弟小学继续读书。这个房子跟张淑芝小时候住的房子差不多大,她与父亲、继母并排睡。

  1957年,张淑芝通过考试进入沈阳纺织厂(原奉天纺纱厂),戴上白帽子、扎上白围裙成为筒捻车间的纺织女工。张淑芝说:“当时考试也很不容易,跟现在一样要经过笔试、面试,笔试就是看你识字率高不高,面试就是考查你应对表达能力。”

  几年后,张淑芝经邻居介绍,和从部队转业的杨蔚福喜结连理。“他跟我一样,家里不富裕,母亲去世得早,没人照顾。那时候觉得当兵的人都是英雄,可靠。”杨蔚福转业之后被分到抚顺发电厂工作,在单位也是住工人宿舍,没有自己的房子。于是,因为家里有喜事,张汉起第二次找工友在自己房子外面接上了“拐把子”,作为女儿女婿的新房。张淑芝说,为了喜庆,她找来花纸把墙面糊了一遍;地上摞起一堆煤坯子铺上硬木板,当成桌子;家里唯一崭新的脸盆、暖壶是亲戚朋友送来的贺礼。“我买了一条新裤子、一件半袖小褂,一双新皮鞋,老伴穿的就是单位新发的工作服。”张淑芝说,他们所谓的婚礼就是在单位给工友们发糖,而婚宴就是在家煮的面条。

  大女儿出生后,职工宿舍也正好闲下来一间房子,张淑芝找到单位领导反复说明自家住房的困难:“我和我爸都是纺织厂的员工,我就出生在这,对象还是部队转业的,住在‘拐把子’实在不方便。”就这样,张淑芝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小房子,而且在这一住便是40多年,她的两个儿子也都出生在这。

  张淑芝说,当时他们40多户算是一个院,这些住户大部分都是纺织厂员工和家属,彼此都很熟悉。“到邻居家串门都不用锁门,哪家渍了酸菜,腌咸菜都放在院子里,谁吃谁拿。”那个时候,张淑芝和老伴的工资加一块是60多块钱,除了要负责一家人的吃食,还要交孩子们的托费,每到月末,手里的钱就没剩多少了,这时他们就会向单位求助。“我们单位有救助会,就像是集体资金一样。哪个员工家里困难,就可以从救助会里借点钱应应急,第二个月开工资时再还回去。我家算是老困难户了,月月还钱,月月借钱。”

  日间照料站“偶遇”市长

  后来,张淑芝从车间被转到供销科材料库,主要负责办公用品、汽车配件等物料的保管工作。上世纪80年代末,就在快退休时候,组织找到张淑芝谈话,发展她成为共产党员。

  1993年,在退休4年后,克俭街道办事处的领导找到张淑芝请她到街道主持工作。“最开始我主管卫生,上门收卫生费、检查环境、清理下水井、清除小招贴都是我的工作,而做这些工作街道每个月给我40块钱的补助。”后来,张淑芝被任命为克俭街道办事处主任,分管辖区的居民多达1500多户。

  1998年4月,经过几年的改造,张淑芝终于住上了楼房,“双阳的套间,阳光可足了。”张淑芝说,当时回迁房需要抽签,以四个人为一组,通过摇转盘的方式决定房子的楼层、朝向。“我家当时是打车到抽签现场的,老邻居都说让孩子摇,孩子手气好。我没同意,我为单位为社区贡献了一辈子,我觉得我一定能分到好房子。”果然,老人家一伸手,摇出个一单元四楼2号,不把山,楼层居中,张淑芝乐得立即向大伙表态:“我请糖,我请大伙吃糖!”住了大半辈子平房的张淑芝将新房收拾的一尘不染,“现在好收拾多了,以前屋子里烧煤,天天擦也全是灰,现在多好啊,一睁眼阳光就射进来了。”

  去年夏天,张淑芝正在社区日间照料站休息,恰逢沈阳市市长陈海波到皇姑区三洞桥街道惠胜社区视察指导工作。张淑芝走向前向市长说:“政府暖房工作做得太好了,我们以前自家保温都用40毫米的保温板,这次政府用的都是60毫米厚的环保材料,以后屋子就更暖和了。”之后,张淑芝成了社区的大明星,总有邻居向她打听和市长谈话的场景,张淑芝总是笑呵呵地回答:“市长说了,以后还要再来这看望我们呢。”

  采访后记

  采访中,张淑芝突然停下,慢慢走到窗前,掀起暖气边面盆上的盖帘,盆里的面已经发得老高。“现在屋里温度高,早上揉的面现在就发了,不比从前,还得用大棉被捂着。你等会哈,我得把它端到凉快地方去。”说罢,张淑芝端起面盆踱步向厨房走去。以前常听人说,哪户人家面发得好,馒头蒸得好,他家日子就过得红火。盆内高高隆起的面团,大概是对日子蒸蒸日上最简单的诠释吧。沈阳晚报记者姜渌波 摄影/翻拍 孙海

相关热词搜索:景德镇茶具 

分享到:

上一篇: 巨商家庭走出的革命烈士尹神武 神武血骨留江南
下一篇:给您展现一个您不认识的收藏家-沈照启

推荐商品
景德镇婚恋1-83款 6...
价格:1999元
瓷恋1-56款 7头茶具套装
价格:298.5元
景德镇瓷幻1-77款 5...
价格:599元
邹继艺作品“秋山渔...
价格:11133元
景德镇瓷恋1-112款 ...
价格:79元
景德镇瓷秀1-24款 ...
价格:209元
景德镇恋家1-21款 6...
价格:21元
景德镇 夏恋1-25-1...
价格:219元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免责声明  |   服务协议  |   关于我们  |   秀宝古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