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艺术界迎来了“亚洲艺术周” - 国际艺术收藏-国际艺术收藏品-- - -古玩网-秀宝网

纽约艺术界迎来了“亚洲艺术周”

2013-04-09 19:12:28   来源:东方早报    评论:0 点击:
  3月15日-23日,乍暖还寒之时,纽约艺术界迎来了“亚洲艺术周”(Asia ...
  3月15日-23日,乍暖还寒之时,纽约艺术界迎来了“亚洲艺术周”(Asia Week)。今年共有40多家画廊组织了亚洲艺术展览,作品售价从数百美元到数十万美元不等,苏富比、佳士得、邦瀚斯等拍卖行更是铆足了劲头,一共推出了15个专场拍卖,拍品总估价高达一亿美元。

  两年前的亚洲艺术周上,中国内地买家将一只估价不过数千美元的瓷瓶竞价到百万美元才落槌的盛况已经不再出现(今年的传奇是一只3美元购入的瓷碗被断为北宋定窑出品,以近200多万美元成交,令人咋舌)。随着欧洲经济持续低迷,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今年艺术市场已经降温不少,加之据TEFAF上著名艺术经济学家Clare McAndrew的报告美国重新超过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艺术市场,亚洲艺术周上也少了些财大气粗、疯狂竞价的中国买家的身影。苏富比今年除了“中国瓷器与工艺精品”、“中国传统书画”等专场,还特别推出了印度艺术的私人收藏夜场拍卖,这在纽约的拍卖界尚属首次,从中可以看出拍卖行在用印度艺术试水,开拓、寻找下一个亚洲艺术兴奋点与增长点。

  关于“夜场”

  拍卖行的约定俗成,夜场拍卖一般仅限于估价较高、市场需求火热的作品门类,或是重要的私人收藏。迄今为止,纽约的两大拍卖行一般在春秋两季大型拍卖季才为“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和“战后与当代艺术”各举办一场夜场拍卖,拍品主要为欧美艺术家的作品;此外,鲜有为其他地区和风格的艺术举办的夜场。印度现当代艺术在纽约的拍卖市场上并不陌生,去年3月的亚洲艺术周上,苏富比与佳士得均推出了“南亚现当代艺术”专场,说是“南亚”,其实主打仍是印度艺术。当时的拍卖成绩不过尔尔:苏富比有着42%的流拍率,佳士得31%的流拍率不过略好一点而已。整体看来,往年印度现当代艺术的拍卖价格不算高,也没有2007-2008年间中国当代艺术品屡屡破百万纪录的风头,但是个别艺术家,如2011年6月辞世的M.F.Husain(1913-2011)等人,价格却一直稳步上升,走势值得关注。

  今年3月19日晚上,苏富比推出的“阿玛雅收藏:印度现当代艺术”(The Amaya Collection: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Indian Art)是苏富比亚洲艺术周拍卖的首场。这也是一场“迷你”型的夜拍,总共不过43件作品,以绘画与摄影等平面作品为主,仅有一件雕塑;拍卖师是苏富比欧洲区副主席马克·波蒂墨勋爵(Lord Mark Poltimore),他笑容可掬,颇有耐心,拍卖风格不急不缓。

  起拍作品为M.F. Husain的一幅一米多高的油画《回头望的马》(The Horse That Looked Back),以奔放的笔法描绘了一匹表现主义的奔马,造型倒令人想起徐悲鸿笔下的奔马。苏富比的估价较为保守,在10万到15万美元之间,经过几轮竞价,最终以24.5万美元成交(含佣金),算是打响了头一炮。第二件Husain的作品就没有那么幸运,虽然也有几位买家举牌,加上电话委托竞争,最终不过以18.5万美元成交,低于最低估价20万美元。第三件仍是Husain的作品,有惊无险地在最高与最低估价之间成交。之后的作品也都陆续找到了买家,价格从数千美元到数十万美元不等;唯一一件雕塑作品以34.1万美元成交,此前最高估价是30万美元。

  阿玛雅收藏的最终拍卖结果为669万美元,略低于原先最高估价700万美元,却有着较高的成交率,43件作品中仅3件流拍,60%的作品成交价超过了最高估价,似乎昭示着印度现当代艺术走出了前几季的低谷,略有回暖趋势。

  整场拍卖的最高价为印度重要抽象画家Vasudeo S. Gaitonde(1924-2001)的作品,被印度买家以96.5万美元纳入囊中,高于原先的最高估价80万美元。这件以红色为主的作品大有法籍华裔艺术家赵无极的风范,不知有无吸引中国买家参与竞价。但并非没有遗憾,整场拍卖无一件突破百万美元的作品成交。之前全场最高估价(80万-120万美元)、在预展和拍卖图录中都占有重要宣传地位的Tybe Mehta(1925-2009)的油画《无题》——一幅立体主义风格的作品在叫到100万美元左右的时候因无人再肯出价而流拍。看来印度现当代艺术的买家还未做好准备出百万美元以上的高价来竞购作品。

  拍卖委托方——美丽的阿姆丽塔·贾富里(Amrita Jhaveri)出身于印度富裕世家,热爱收藏,20年间累积起一定数量和质量的印度现当代艺术收藏。有趣的是,她曾担任过佳士得驻印度孟买的代表,与当时的佳士得全球CEO(这还是在法国富豪弗朗索瓦·皮诺收购佳士得之前)克利斯朵夫·戴维奇(Christopher Davidge)相恋而结为夫妇。后者又是1990年代末震动国际艺术市场的丑闻——佳士得与苏富比“联合定价案”中的关键人物,以与法庭合作换取自己的赦免,却令苏富比当时的董事会主席Alfred Taubman入狱数月。如此错综复杂的关系,也让业内对这场拍卖充满了好奇。

  低调的现场嘉宾

  这晚的拍卖,现场买家并不多,不像“印象派”或当代艺术夜场之时人头济济,记者只能屈居一隅。一些平时在夜场拍卖常见的“名记”:《纽约时报》的Carol Vogel,《华尔街日报》的Kelly Crow都未曾到场,显然这场夜拍没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笔者在疏疏落落的竞拍席中挑了一个便于观察竞价者的位置坐下。

  刚开场不久,一位身材高大的印度绅士携女士姗姗来迟,在竞拍席前排就座。我惊喜地认出他正是Google的高级副总裁Nikesh Arora,仅次于两位创办人与主席之下的第四号人物。他从2004年加入Google以来,一直位居要职,为Google这几年的经营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去年5月Google更是不惜给他800万美元重金奖励,将他留在Google。Nikesh整晚很认真地观看拍卖,却一次也未举起手中的竞价牌。散场后,我又碰巧在电梯里与他相遇,得以简短地采访了他。谈话间,他告诉我,自己一直关注和收藏印度艺术与中国当代艺术,不过后者近年来的价格太高,令他却步。对于当晚的拍卖,他对一些作品有兴趣,但没能下决心出价购买。Nikesh似乎没有料到会被人认出来,略有些不安,也许下一次他会考虑电话或网上竞拍吧。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现场买家不多,电话竞拍与网上竞拍者都比较活跃,除了印度,买家来自欧洲、北美和亚洲各国。苏富比纽约的亚洲艺术部门负责人司徒河伟(Henry Howard-Sneyd)就亲自上阵,通过电话为买家拍下好几件重要作品。苏富比纽约印度艺术负责人Priyanka Mathew也指出,有不少新买家参与了此次拍卖,为竞拍注入新鲜活力。

  2013年纽约亚洲艺术周已落幕,苏富比和佳士得的拍卖成交总额逾1.3亿美元,超出预期估计的1.05亿美元,两大拍卖行在专场拍卖中各有胜负,但也算是皆大欢喜:其中,中国传统艺术品销售依然强劲,印度艺术市场也逐渐成熟。不过亚洲艺术周只是今年纽约艺术市场的序曲,接下来5月份的春拍才是正本大戏。
 
 
 
 
 

相关热词搜索:纽约 艺术界 迎来了 

分享到:

上一篇:威尼斯葛拉西宫举办了艺术家鲁道夫·斯汀格尔个展
下一篇:英国文化大臣阻止拉斐尔名画《年轻使徒头像》出境

推荐商品
民国时期花梨樟木...
价格:8500元
笑口常开-发财弥勒佛
价格:0元
元青花缠枝牡丹纹...
价格:1元
古玉碟(扳指)
价格:50000元
清乾隆仿竹釉眺龙...
价格:0元
明代琉璃土地爺和...
价格:1500元
[52]年朝鲜少年
价格:80元
慕玉芳半手工刺绣...
价格:22元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免责声明  |   服务协议  |   关于我们  |   秀宝古玩网